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东京怪人

发布时间:2020-11-21 03:41:03   浏览次数:801
  东京繁华的街头,灯红酒绿的钢筋水泥丛林里,人头涌动着,好像觅食的蚁群

  繁华之下,显而易见的糜烂像空气一样在每一个角落弥漫。被各种各样的欲望支配的人们匆匆而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夜空中,冷冷的注视着丑恶的人类的属于神的目光。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赶到约定地点的由香,不由得焦急的在酒店门口跺着脚,她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时代,自己还会交到那么保守的男朋友,自己想尝试初体验的时候那个呆子一副好像世界末日的表情,说什么想留到婚后。

  “呸。”由香烦躁的唾了一口,真是的,没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会被那个整天只知道上网的笨蛋发现,不过是和有钱的叔叔们玩了几次而已,赚点钱买些化妆品和新衣服难道不好吗?自己的女朋友受人欢迎,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算了,看来是等不及,已经走掉了。”由香烦闷的拿出小镜子补着脸上的妆,都是和那个呆子大吵一架的缘故,害的自己爽约。不过,那个呆子也真够可笑,想拦着自己也不必用那么幼稚的理由,竟然说什么“戈德会惩罚你的”,看来还是找个时间和他分手算了。

  “真是的,难得人家还特意穿来了学生服的说。”由香把化妆品收进了书包里,决定回家,虽然街头上找一个有钱的大叔并不难,但是自己实在是没有心情了。莫名其妙的,她心里从刚才就一直有一种怪怪的暖暖的感觉,虽然暖洋洋的却一点都不舒服,好像遇到了无能大叔半路投降的时候一样,让她一阵阵焦躁不安。

  突然一只大手拍到了她的肩膀上,把她吓了一跳,几乎就要破口大骂起来,随着手而来的,是一个颇有磁性的声音,“小姑娘,愿意陪叔叔玩一会儿吗?”

  “死欧吉桑,很不巧我一点陪你玩的兴趣都没有!”她烦躁的顶回去一句,然后看也不看的把手拨下自己的肩膀就走。

  “小姑娘,愿意陪叔叔玩一会儿吗?我有很多钱噢。”那声音不死心的再度响起,同时那只手这次抓住了她的胳膊。

  “可恶,钱多了不起啊!”由香的怒气终于爆发,她转过身,决定大叫非礼来羞辱一下这个运气不好的老色狼,但刚刚扭过头,整个身子就完全僵硬,抓着自己的手的尽头连接着一件长长的风衣,风衣里是中年大叔们常见的西装。

  但是,但是那本来应该是人类躯体的地方,除了露在袖子外面的手,所能看见的躯体竟然全部是由一张一张的一万元纸币连接拼凑起来的,两张一万元的纸币结成的应该算是嘴的部位一开一合,里面接着发出那非常有磁性的声音,“我真的有很多钱哦,你应该看得出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由香大声的尖叫着,她生命中第一次发现金钱原来可以这么可怕。她尖叫着想挣开抓着自己的手,同时求助的看向周围,但她突然发现,刚才还熙熙攘攘的繁华街道,竟然变得空无一人,整个大街上就在这一瞬变成了只剩自己和这怪人。

  “放开我!放开我!”由香恐怖的踢打着,但这些钱就像真正的人一样结实有力,那个声音还在平静的继续,“小姑娘,我很喜欢你,你不答应,我只好用强的了,反正你很喜欢钱,你应该也很喜欢我才对。”

  “滚!滚开!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怪物!放开我!救我!谁来救我!”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收缩在了一起,她很希望现在的一切是一场恶梦,但抓着她的手越来越有力,接着,另一只手重重的掴上了她的脸颊,清楚的疼痛告诉她,一切,真的在发生着。

  哧啦一声,被那一掌打的愣掉了的由香清晰地感觉到粗糙的大手毫不费力的把自己下身的短裙变成了两片破布,仅剩下白色内裤和及膝长袜的下体马上感觉到了夜风的凉意,一个念头在她混乱的脑海里摇晃,这个怪物是真的要强暴她。

  近乎是毫无感情的,那怪人又用手拉住了她内裤裤边,继续毫无变化的说:“你应该感到荣幸,你陪别的大叔做一辈子爱也不一定能得到我这么多的钱。”

  “不要!我不要!”她顾不得抓着手臂的那只手,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内裤,大声的叫喊着:“我不喜欢钱!你滚开!给我滚开!”

  “知道吗……”平静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而沙哑,抓着内裤的手也猛地用上了很大的力气,丝毫谈不上结实的小内裤马上被撕裂,发出细长的哀鸣,然后,那个声音猛地变得很大,好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怒吼,“说谎的女孩子不可饶恕!你要接受惩罚!”

  “啊啊啊啊啊!”在由香的尖叫声中,怪人用超乎常人的力气用双手分别抓住她的脚踝,猛地把她倒提了起来,已经没有任何遮蔽物的股间无奈的展现在怪人的视线之下。她试图用手去遮盖,但马上双腿就被向上提起,然后被大大的分开,怪人那钞票堆砌的头颅贴近了她拼命夹紧,却只有腿根的嫩肌在徒劳的抽搐的阴部。

  由香绝望的闭上了眼,充满恐惧的颤抖着,硬硬的纸张在她仍然粉嫩的花唇上刮过,她甚至能感到一万元上的那位名人正在淫秽的看着她的股间微笑。紧闭的阴唇被硬硬的纸张分开,一条粗糙的好像硬纸叠成的扁片灵活的伸进了她依然狭小的阴道,在内壁的嫩肉上缓慢的刮着,她情不自禁的睁开眼,虽然头部因充血而晕眩,但还是能清楚地看见,自己下身肉洞里的东西,就是这怪物的舌头,一万元叠成的小条。

  恐惧依然浓郁,但生理上的反应却难以抑制,硬纸片一样的嘴唇随着同样质地的舌头的摆动不断在她敏感的阴蒂上摩擦着,娇嫩的肉豆被刮过的刺痛一阵一阵的麻痹着她的神经,不断因刺激而收缩的肉洞里也开始随之渐渐的渗出粘滑的汁液。

  “不要……啊啊啊……”由香刚刚叫喊了一句,同时又用力挣扎了一下,那怪人就张开嘴部的两万元,一口咬住了她阴唇上面最敏感的区域,淫靡的肉粒正被坚硬的纸片夹在中间,胯下中心一阵酸软,让她的嘴里不受控制的发出一阵呻吟。

  “咚”的一声,由香的头撞在了水泥地上,让她一阵眩晕,半裸的躯体沉沉的跌在了地上。虽然不知道那怪人为什么会松开双手,但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她忍住腿间莫名的令她浑身酥麻的快感,用力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空无一人的大街另一端跑去,慌乱的回头却发现怪人呆呆的在解自己的裤子,好像没注意自己的行为一样。

  由香跑出两步,还没来得及窃喜,就感觉自己好像撞进了一张透明的柔软的网,她惊讶的张大了嘴,然后娇小的身体就被那无形的网弹回了跑来的方向。背后传来硬刺的触感,隔着水手服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一张一张一万元多么结实有力。

  “不要……”由香的哀鸣满是绝望,那怪人正把她拖到一边的商店橱窗边,从背后用力的压着她的后颈让她向前趴伏,直到她用双手撑住橱窗的窗台,脸对着玻璃,屁股向后被拉得高高翘起,摆出等待交尾的姿势为止。

  玻璃的反射变得那样清晰,由香可以清楚地看见背后的怪人已经脱下了所有的衣服,衣服下的部分仍然是由纸币连接拼凑起来,只在胳膊的尽头深处不自然的连接上去的双手。

  “呜呜……救我……暮雄,救我……我知道错了……”她本能的呼唤着虽有不满但一直仍然默默无私奉献的男友的名字,眼泪已经流了满脸,脑海已经完全不能思考,那粗糙的手指简单粗暴的分开她臀部丰满的肉丘,大力的毫不怜惜的刺进她的阴道,抠摸着已经有些干涸的内壁。手指的抽送马上带出分泌的淫汁,做好了接纳外来客人的准备,要被这样的怪物侵犯了的想法让由香的全身变得无力,头软软得趴在了交叠在窗台上的双手上,颤抖着高耸的屁股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怪人的双手扶住了她的臀峰,然后一根没有温度的硬梆梆的东西就抵住了由香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湿润秘境。

  “高兴吗,由香?”怪人喊着她的名字,抓着她的臀部往后拉着,那硬梆梆的没有任何温度的,想必也是由钱组成的阴茎深深的埋进了她柔软的肉洞深处,“快乐吧,你和你最爱的钱结合了……”

  “不要……放过我……”由香随着那坚硬的棒子的抽送哀哭呻吟着,娇软的嫩肉在刮弄下变得红肿充血,每一下抽插都丝毫没有性交的快感而只有传遍全身的刺痛。即使是面对无能的大叔也可以迅速的找到一点快感的敏感身体,这次却在已经被完全的插入了以后完全失去性欲。即使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也反常到仅仅分泌出了刚供维持抽插程度的淫汁。

  “这是惩罚,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没有!”那声音宣判了恶梦的持续,坚挺的纸币在淫水的作用下变的潮湿,每一次插入都好像在由香的阴道里留下被沾湿蹭落的纸屑。由香忍着每一下的刺痛,努力的夹紧自己的内壁,同时尽力忽略心里的恐惧,发出诱惑的呻吟,希望能让这痛苦早点结束,尽管她并不确定这怪物会不会有高潮。

  “聪明的女孩儿……”怪人舒畅的呻吟了一声,但令由香没想到的是,那怪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之后,在她身体里面肆虐的那根棒子明显的又长大了一圈,几乎已经超过她承受极限的直径把紧小的肉洞撑开到了极限,边缘的嫩肉紧绷的好像随时都会裂开一样,她毫不怀疑只要有什么锐利的东西在那上面一碰,自己就会以阴部为中心分成两半。

  愉悦的呻吟再也装不出来,她痛苦的大叫了起来,双腿早已失去了站立的力气,要不是有力的双手撑着她的腰,她早就软倒在冰冷的地上。

  怪人有些不耐的松开双手,她的身子随之向下倒去,然后水手服的后领被抓住,被猛地撕成了两半。当胸罩也被粗暴的扯下之后,除了脚上的鞋袜,她已经完全的赤裸。她恐惧的想要蜷缩起身体,但怪人马上就用力把她翻了过来,然后抱着她的臀部把她举起,让她的后背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双脚无奈的缠在怪人的腰上,这个姿势下,她饱经蹂躏的下体毫无选择的再度紧贴上了那巨大的纸棒。

  她终于清楚地看见了,那确实是由一万元形成的纸棒,上面还满是被淫汁洇湿的痕迹,那粗大的程度即使是她用双手合拢,也不过刚好能环住。由香的脸霎时变的惨白,怪物给她的恐惧已经渐渐麻木,但这粗大的棒子即将给她的痛苦她却可以预料得到。她开始尽力扭动着腰肢,躲避身下的巨物。

  怪人也不阻止,只是捧着由香的臀部,用粗大的前端紧紧的抵住她随着扭腰而不停的被磨蹭的花瓣。渐渐的,由香的下体变得酸软,腰无奈的后缩,想要尽可能远离那根棒子。

  怪人的嘴部的缝隙扯动了一下,像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一样,然后那根巨棒的尖端用力的顶住了她红肿的洞口。

  “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我不行了,好难受……”那巨棒仅仅是进去了一个前端,由香就大声的哀号了起来,仿佛是失去童贞的那一刻一样的撕裂的疼痛行遍她全身。

  怪人的动作停止了,巨棒停在肉洞口,由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抽噎着向后磨蹭着想摆脱下体的巨物,这时怪人突然松开了托着她臀部的双手,她只感到浑身一沉,那粗大的棒子好像利刃一样狠狠地刺进了她下体最深处,柔嫩的子宫口也被撑开,好像两片阴唇被火钳夹住向两边撕开一样的剧痛让她的大脑都像缺氧一样麻痹。

  “啊啊……不要……拔出去!求求你,拔出去!”由香的声音都变得沙哑,脸颊因为痛苦而变形,仿佛是粗大的木桩在狠狠敲击着她的子宫一样,娇小的身躯像风暴里的树叶一样上下摇晃着,娇挺的乳房上下晃动出激烈的曲线,远远看去好像粗壮的摔跤手在蹂躏毫无重量的充气娃娃。

  “不要……会死的……放过我……”意识渐渐模糊,由香腿间被激烈的进出的缝隙开始渗出丝丝鲜血,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这样的苦难究竟要持续多久她完全猜不到。

  终于,怪人低吼一声,把巨大的棒子抽了出来,然后一把把由香丢在地上,从那棒子的前端,喷射出大量的纸浆,像精液一样粘粘的射了由香一脸一身。

  由香抽泣着缩起身体,也不敢去擦拭身上的纸浆,也不敢去碰饱经蹂躏的肉洞,只是低声的哭泣。

  “哭什么?你不是喜欢钱吗?和喜欢的东西做爱应该很幸福的……”怪人的声音里充满了嘲弄,“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女孩儿,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这么痛苦吧?”

  由香不敢说话,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怪人究竟在想什么,她只希望一切能就此结束。

  “还是说,你看到这么多钱,喜极而泣?那作为报答……”怪人说着,再次把由香拉起来,把她压在墙边,然后,从背后握住她的乳房,大力的揉搓起来,“我就允许你献出另一个地方的处女好了。”

  由香已经有些麻木的脑海还没有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一根粗大的手指就沾着阴道流出的混合着血的淫汁,狠狠地刺进了她的肛门里。随着手指在臀缝的翻搅,已经麻木的痛觉再度被唤醒,尽管知道是徒劳,由香还是哀号着求饶起来,但回答她的,就是另一支手指也挤进了狭小的臀缝,紧缩的菊蕾被撑开成为一个红肿的圆洞。

  “唔唔唔……”由香的声音好像被塞住了嗓子一样压抑而含糊,肛门的刺激和乳房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全身一阵阵紧缩,但古怪的是,之前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暖洋洋的感觉现在却扩散到了全身,不仅让她的乳头变得坚硬而挺立,连红肿不堪的肉洞也开始抽搐着分泌出大量的粘滑汁液。

  由香的性欲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住,被任意的揉圆搓扁。这个认知电光火石的闪过她的脑海,但马上,就被火焰一样燃遍全身的酥麻快感冲散了。存心的折磨一样,随着快感一同变得猛烈的,是怪人粗暴的动作。疼痛和快乐交织在一起,像生锈的锯子在努力的锯着她的大脑。

  由香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像性爱娃娃一样被怪人夹在身体与墙壁之间,只有赤裸的身体上最娇嫩的肌肉随着怪人的动作抽动,半张的嘴里发出半是快乐半是痛苦的复杂呻吟。

  “你果然是喜欢钱的,淫荡的女孩儿……”怪人的嘴里吐出无情的宣判,由香混乱的晃动着脑袋,呻吟般的否定着,但软垂的粉嫩大腿上清晰可见的晶亮水迹却让她的否定那么无力。

  菊花蕾在两根手指的玩弄下不再紧缩,张开了一个淫靡的红肿肉洞,怪人的巨大棒子在手指抽出后迅速的顶住了脆弱的肛门。

  “呃……啊啊啊啊!”无力的由香几乎是自己让那粗大的巨物切开了肛门,怪人毫不客气的压住她翘挺的屁股,就像是狭小的甬道完全不会给它带来痛苦一样快速的抽插着,就连直肠也要被翻出体外一样的感觉,让由香连呼吸都几乎停止。

  但由香的性欲在无形的手的操纵下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变得像即将达到高潮一样的强烈凶猛。

  肛门在蹂躏下开始流出一丝丝鲜血,一天都还没有排泄的由香已经感觉到了肚子里因为巨物的翻搅开始翻腾,但脑海中仅有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只剩下了柔弱的直肠里那残虐的冲击和交织在痛苦里的无尽欲念。

  “肮脏的女孩儿!把你的脏东西舔干净!”怪人怒吼着,把由香像破布娃娃一样抛在了地上,然后托着她的下巴,猛地把被淫液浸的濡湿又沾满了肛门里排泄物的棒子戳进了她的嘴里,直接刺进喉咙里的巨物让由香翻起了白眼,上面腥臭粘湿的感觉让她的舌头麻痹,恨不得就此死去。

  怪人继续往喉咙深处刺去,那压力几乎都要传到由香的胃里。但身上的性欲完全失去了控制,娇小的阴蒂膨胀到最大,阴道内洪水泛滥。

  怪人舒服得哆嗦了一下,拔出了那根恶心的巨棒,巨棒颤抖了一下,开始抖嗦着冲着由香赤裸的身上再次喷射出精液一样的纸浆。在那粘稠液体的撞击下,由香被控制的性欲达到了最高点。

  “啊啊啊啊啊!”崩溃的惨叫穿过绝望的夜空,飞向欲望之神掌管的无尽黑暗……繁华的街道没有任何变化,但街边迅速的聚起了大量的人群,一些背着大书包戴着眼镜的男子惊奇地拿出相机不停的拍照,一些人拿出手机开始报警和叫救护车,但大部分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只能呆呆得看着街边的景象。

  刚才在众人身边突然消失的高中少女,在突然出现之后竟然成为了如此怪异的样子。少女的身上除了鞋袜完全的赤裸,一副遭人侵犯的样子,但身上粘粘的挂满了的,竟然全是纸币的碎片和白色的纸浆,就好像是被钱强暴了一样。少女的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双目圆睁但里面的眸子没有一丝神采,嘴角流出混合着黄白粘液的口水,像个被弄坏了的娃娃一样安静的躺着。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叫,众人的目光马上投向了那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没,我不认识她。我只是太惊讶了。”男子神色闪烁的留下一句,像见鬼了一样落荒而逃。

  远远的楼顶天台上,一个高中男生带着痴狂的笑容远远的看着街边的一切,眼里充满了疯狂和绝望,一边摆着的笔记本电脑闪动着莹莹的光芒,依稀可见最下面一条在揭示板上的回复:“我无法忍受了,戈德,请替我惩罚她,求你……求你……”

  夜空,即使有灯火的照耀,依然黑暗。

  ……

  “听说了吗?最近网上流传的事情?”

  “什么?”

  “就是那个戈德啊,戈德。”

  “怎么了?”

  “据说如果你遭到了因为欲望的背叛,只要你尽可能详细的在出名的揭示板上描述自己的事情,并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照片,如果戈德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他便会帮你实现欲望的惩罚。那,是不是很有趣?”

  “切,完全听不懂,这种东西你也信。”

  “你真是没趣。哪天你要是背叛我,我就让戈德来惩罚你。”

  “哈哈,好好,就这么说定了。”

  撒娇的女生和男朋友渐渐走远,头顶的天空深处,冰冷的双眼正在俯瞰……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东京繁华的街头,灯红酒绿的钢筋水泥丛林里,人头涌动着,好像觅食的蚁群  繁华之下,显而易见的糜烂像空气一样在每一个角落弥漫。被各种各样的欲望支配的人们匆匆而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夜空中,冷冷的注视着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