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全班都想操老师

发布时间:2020-11-21 03:41:04   浏览次数:94
  吴云师范毕业后如愿以偿当上了老师,凭借优秀的成绩,她进入了本市最顶尖的私立高中。这所中学实行导师制,班主任叫导师,需要负责教2门以上主课,并且负责生活监管。这样的安排是用榜样的力量来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当老师是吴云从小的梦想,她无比热爱这份工作,也同样热爱她的学生。另外,这是一所男校

  一年一次的夏令营要到来了,这次的项目是夜行昆虫研究。需要全班在森林里住上一个礼拜,大家都乐疯了,吴云不用说,早就事无巨细安排好了。

  校长:「这是你们班最后一次夏令营,都是大孩子了,所以安排的宿营地可不是什么旅馆别墅,而是一个科考营地。」吴云:「啊?那我们需要带上所有生活用品吗?」校长:「那倒不至于,这个营地是中科院的,我托了不少关系才借到。里面有基本的生活用品,但品质就不要指望了。好在你们都是男孩子,两天洗一次澡应该没问题吧?」吴云面露难色,她的学生肯定没问题,但她有问题。但她还是表示一定能独立完成任务。

  校长:「哦,营地有个值班的人,也是昆虫专家,他会负责接待你们。而且他的野外生活经验很丰富。我校特聘他为这次夏令营的安全员,他会协助你安排活动。」一听到还有成年人会帮自己,吴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出发的日期到了,大巴足足开了20多个钟头,终于到了大山脚下。大家揉揉刚睡醒的眼睛,刚准备进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只听吴老师招呼道:「每个人背上自己的行李,接下来是山路!」学生们一片哀鸿,但很快就被山野的风景所取代。吴云手拿一根登山杖,走在队伍最前面。太阳当空,这山路比想象的要崎岖得多。吴云平时虽然时有健身,但也已经气喘吁吁。但她咬牙坚持,还时不时为同学们鼓劲。身后的男生倒是精神百倍,正处于人生最精壮的岁月,这点体力消耗根本不算什么。吴云的腿微微有点抖了,脚步也慢了下来。跟在身后的班长和学习委员越走越近。吴云不知道的是,两位班干部正在欣赏吴云的美臀。

  吴云28岁,未婚。杏仁大的眼睛,留一头乌黑的齐耳短发。因为有健身的习惯,肩膀浑圆,大腿,屁股都吹弹欲破。在学校时她穿得尽量宽松,以遮掩略显色气的熟女身材。今天也不例外,她穿了一条粉色的宽松运动裤。但她不知道的是,几小时的山路,多汗体质的她的屁股早就都是汗,现在运动裤都被汗浸透了,牢牢贴在她的臀部上,曲线毕露。凑近点看,甚至能看出内裤上透出来的小草莓。班长和学习委员紧紧跟在导师的后面,眼瞅着吴老师的屁股越来越挺刮,不一会儿,大腿根部也出汗了,蜜壶的形状也隐约可见。两位班干部的完全不觉得累,只是裤裆顶的难受。吴云体力越来越不支,速度越来越慢。班长是个近视眼,总觉得自己的脸被吴云的屁股不知不觉吸引过去。再这样下去把持不住可不好。

  班长:「吴老师,我们轮流来带头吧。」说着,班长就超到了吴老师的前面。

  但他一回头,发现吴云前面的T恤也全部湿透了,两个有话梅那么大的乳头清晰可辨。班长差点流鼻血,赶紧闷头赶路。吴云没想到学生们的体力居然充沛到可以加速,她是不行了。就这样,她被同学们一个个超过。最后落在了队伍的最后,也好,反正殿后更重要。当然了,如此一来,每一个同学都欣赏到了吴老师圆满的臀部和傲然挺立的乳头。烈日下,25个男孩顶着裤裆,在山路上奋力前进。

  太阳落山前,终于抵达了营地。吴云见到了值班者,他叫陈然,30不到,面色黝黑,但挡不住的帅气。陈然安排大家进房间休息,所有的学生睡在一楼的大通铺。二楼是单间,吴老师和陈然各一间。

  陈然:「没想到那么多人啊,我们这个营地是按照15个人的规模设计的,大家只能挤挤了。这里没有自来水,用水是通过水窖搜集的雨水。每天只能让5个人洗澡。我昨天洗过了,除了你们老师需要洗澡。剩下4个名额你们抽签吧!」学生们开始乱哄哄的抽签,吴云向陈然微微一笑表示感谢,陈然做了个鬼脸。

  所谓浴室,其实就是屋后一个三面用竹棚遮挡的隔间,不分男女。班长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下后,才觉得浑身肌肉酸痛。刚刚要睡着,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

  「奇怪,外面没下雨呀?」。突然,班长一个激灵坐起来——「这是吴老师在洗澡!」经过之前的视奸,吴老师在他眼里的女人味逐渐取代了师长的形象。他一想到吴老师汗渍渍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雪白的胴体慢慢展露,那撑起圆润臀部的屁股,微微隆起的阴部,被汗衫封印的胸部……越想下去,班长只觉得小弟弟仿佛要顶破裤子了。班长不愧是班长,迅速冷静下来,他意识到这个浴室是有很多漏洞的,说不定可以一睹禁脔?说干就干,班长起身,钻出了屋子。

  他脚步生风,绕着半山腰飞奔。他要从营地的侧面兜一个大圈子跑到浴室没有遮挡的背面山坡,还不能被人发现。没有现成的路,但这点困难对一个渴望女人肉体的高中生算得了什么呢?不一会儿,他终于跑到了合适的「观景台」,他躲在一棵树后,前面50米处,就是正在洗澡的吴老师,透过半片竹棚,一览无余。可惜,他忘记戴眼镜了,现在只能看到一团模模糊糊的肉色。班长想跪下来放声大哭,现在他只能靠大脑的想象力来把两个模糊的肉色脑补出吴老师优美的裸体了。「喏,你的眼睛。」学习委员在一旁说。

  班长被吓得坐倒在地。

  「我看你鬼鬼祟祟的出来,就想到你要做什么了。」不愧是学霸双星,心有灵犀。班长感激地接过眼睛,伸长脖子往吴老师那边看。绿树,清风,大山,美丽的女人赤裸着,还有比着更赏心悦目的吗?班长的嘴角流下了口水。脖子都抻抽筋了,余光一扫,一旁的学习委员居然捧着一个望远镜再看!

  「我们的自然考察,随身带望远镜是很正常的吧。」不等班长说话,学习委员淡然回复道。

  班长和学习委员静静地享受着美好时光,吴老师这个澡最好洗到天荒地老。

  他俩都没发觉的是,全班的同学一个一个都过来了,安静地挨个坐下,手捧望远镜。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四周只有蝉鸣,间或少年咽口水的声音。

  突然,一大把栗子砸过来,同学们一回头,陈然正站在他们身后。

  这所学校重点中学,管理严格。现在被逮到偷看女老师洗澡,这可是要开除的。大家瑟瑟发抖。谁料到,陈然感叹道:「这就是青春啊!」同学们悻悻然跟着陈然回营地。路上偷偷嘀嘀咕咕传话给班长。班长鼓足勇气,跟上去对陈然说:「陈老师,能不能求你件事?这个,我们偷窥的事,能不能不要告发?不然……」陈然哈哈大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们研究自然的,就要尊重自然规律。你们的吴老师这么可爱,你们想欣赏一下无可厚非,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大家轻轻欢呼了一声。陈然接着说:「异性相吸,人之本性,不止你们,其实吴老师也是有欲望的。根据我们所的最新研究,浓烈的雄性激素会激发雌性的交配欲望。你们慢慢一车精壮小伙子,和吴老师挤在一个大巴车里,你们分泌的雄性气息一定勾起了她的本能。我估计啊,她一路上一定坐立不安,双腿夹紧,对不对啊?」同学们回忆了一下,纷纷点头。陈然继续说:「你们的吴老师现在一定在自慰。」这句话让同学们血脉膨胀,不约而同的驻足,想回去继续欣赏。陈然没有反对,于是大家折回去继续观赏了。

  果然吴老师背对着半山,蹲在地上,仿佛在清洗下体,只见她肩膀微微晃动,应该是在细心揉搓,只是这揉搓的时间稍长了一点……几个自制力不佳的孩子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裤裆,几分钟后,四周弥漫着一阵又一阵浓烈的茉莉花香。

  「看来吴老师也忍得很难受,今晚我去满足她一下。」陈然自信地说道。

  「别做梦了,我们的吴老师最正经了,怎么会跟你这个刚认识的男人上床?」班长酸酸地说。

  「我说过,要尊重自然规律。这无关道德,而是生物学本能。瞧好了。」当晚,大伙儿一起进餐,有说有笑。吴老师换上了宽松保守的衣服,只是身上散发着肌肤和沐浴露的香味。好几个男同学一想到刚刚看到的景象,不禁浮想联翩。陈然落落大方,把气氛搞得很热烈。终于天完全黑了,大家该睡了。陈然命令大家都去睡觉,他留下了和吴老师安排明天的活动。学生们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通铺,心里怀着期待。

  夜深了,知了聒噪不已,同学们隐隐能听到陈然和吴老师的说笑声。陈然彬彬有礼,充分展示着自己的风度,同学们都很羡慕。大部分同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当然班长和学习委员可没睡着。过了许久,学习委员拉了拉班长,轻声说:

  「唉,注意到没有,很久没有说话声了。」

  两人偷偷起身,走出屋外,先路过陈然的卧室,门虚掩着,里面没人。两个班委对望一眼,暗暗吃惊。他们脱了鞋,跪在地上匍匐到吴老师的房间外面,班长支起耳朵。听到房间里传出小床吱嘎吱嘎的声音。班长面红耳赤。学习委员跟过来,一阵细细的呻吟声传出来,两人费了好大劲才辨认出这是吴老师的声音,和上课是温婉严肃的声线完全不同,充满了柔美的诱惑力。班长打着胆子推了推门,可惜门锁了。于是两个孩子只能趴在门外听得如痴如醉,连遗精弄湿了裤裆也不觉得。不知过了多久,声音停息了,门突然被打开,陈然赤身裸体站在门口,被地上两个来不及逃走的孩子吓了一跳。还好三人都急中生智捂住了嘴巴。陈然郑定自若,回房又吻了吻瘫在床上的吴云,披上衣服出来了。他带着两个孩子走到远处,才说:「看到了吧?」「没看到,只听到……」班长嚅弱地说。

  「你们啊,哈哈,明天我让你们亲眼看看怎么样?」「真的!?」学习委员兴奋起来。

  「当然了,我有妙计。」

  第二天,大家进山采集标本。班长和学习委员因为没睡好,垂头丧气。不过到了晚饭后,他们就精神了。陈然跟他们说:「今晚,你听到哗啦一声关窗的声音,就偷偷到昨天的位置,我会给你们开门的,怎么样?」好的好的,「班长点点头,但又为难地说:」不过,出了点意外,学习委员这个家伙炫耀今天有机会能看到吴老师的裸体,把计划说漏嘴了。为了堵住那几个家伙的嘴,他们也要来看……「」什么?多了几个人?「」大概,四、五个吧……「陈然想了想:」好吧,不过一定嘱咐他们脱掉鞋子,慢慢爬过来,不能发出一点声音。对了,每人嘴里衔一片树叶,不可掉下来。「」衔枚潜行?太酷了!「吃完饭大家就早早睡觉了,等待着那个奇妙的时刻的到来。

  半夜,期盼已久的哗啦声终于来了。几个学生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开始行动。

  他们爬到吴老师门外,侧耳倾听,里面有陈然的声音:「亲爱的,我们来玩个游戏。」「讨厌,你又想什么花招?」这是吴老师的声音,千娇百媚。「你戴上这个这个眼罩,会很刺激。」「人家害羞嘛。」「来小宝贝,听话。」陈然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灯突然亮了。然后是一阵湿吻的声音,然后是陈然说要喝口水。同学们在门外听的欲火难耐,突然门被打开了。陈然赤身裸体站在门口,一柄玉茎高高竖立。他把手放在嘴唇上做个手势,然后示意大家进屋。原来他哄吴老师带上眼罩,就能开灯宴客了。大家麻利的鱼贯而入。「一、二、三、四、五……」数到第十个的时候,陈然瞪了学习委员一眼,学习委员耸耸肩。原来今晚的计划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了全班皆知的秘密。也就是说,25个男同学,都来了!班长走在前面,看到吴老师玉体横陈,不着寸缕,两腿大大地分开,秘境一览无余。丰乳傲然挺立,嘴唇娇艳欲滴,眼睛被一个黑色眼罩盖得严严实实。

  要不是大家嘴里衔着叶子,吴老师的这幅姿势一定会惹出一片尖叫。体育委员冒冒失失,在门框上撞了一下。吴云马上问:「什么声音?」「没事没事,我在床边磕了一下。」陈然慌忙道。

  「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眼睛看不见好恐怖。」吴老师娇滴滴地说道。

  「来了来了。」陈然等最后一个学生进来,赶紧轻轻关上了门。然后扑到吴云的双腿之间,吮吸的咋咋有声。

  「不嘛,人家要先来上面。」吴云滑舌轻舔,发嗲道。

  陈然嘿嘿一笑,附上身去一吻定情。只见吴云贪婪地吮吸着陈然的舌头,另一只手摸到陈然的肉棒,开始熟练的揉搓。面对这样的活色生香,同学们目瞪口呆饥渴难耐。有几个同学鼻血都滴下来了。还有几个短裤前面映出一探水渍,慢慢扩大。亲了好几分钟,吴老师吐出舌头,轻声说,「我还要这个……」边说抓着陈然的肉棒往嘴边送,陈然顺势上前一步,用跨部对准吴云的脸部。吴云先用舌头绕着龟头裹了几圈,然后尽根吞入。陈然左手扶住吴老师的后脑,帮助她减轻脖子的负担。吞吞吐吐,咂咂有声,吴云另一只手探入小穴,来回揉搓。四周的学生大汉淋漓。小小的房间里的雄性荷尔蒙要溢出来了。吴云隐隐觉得今天自己骚劲十足,欲壑难填。她一直把肉棒舔到青筋暴起,才缓缓吐出来。陈然懂的,以传教式体位插入。吴云抓过床单咬住,双手撑住床板,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声。

  周围的同学不知不觉都靠过来了,紧紧挨着床,细细观看。陈然仿佛是个专业A片男演员,奋力抽插,并不受被围观的干扰。也许,被围观使他更兴奋吧。

  几百回合后,陈然把吴云反过来,用狗爬式,两片肉趴趴作响。陈然俯下身子,边舔着吴云的耳垂,边充满挑逗地说:「带上眼罩的目的,就是放飞你的幻想,现在你尽情幻想我是别的男人。」「可是,人家,最喜欢的就是你呀,还是让我摘下眼罩看着你吧。」吴云边说边试图拿掉眼罩。

  「不!」陈然立即阻止了她,然后说:「不是让你幻想喜欢的人,而是让你幻想禁忌之人!」「啊?」

  「比如说,你最讨厌的男人,你们那个肥胖的校长怎么样?」陈然引导道。

  「谁要和那种肥猪做,一想到他,心情就不好。」「对了,就是这样,现在想象——你现在被这只肥猪压在身下,不得不屈就他恶心的双手揉搓你的奶子,就像这样。」边说,陈然边粗鲁地捏住了吴云的乳头。

  被弄疼的吴云轻呼一声,咬紧牙关。

  「果然,你下面涌出一股暖流,更滑了。」「不会的,不会的,我最讨厌那个肥猪了。」「哈哈哈,小婊子,这次职称还想不想评了?给我乖乖的趴下吧。

  说完,陈然把吴云的头按进沙发,然后突然发力,一阵高强度的猛烈抽插。高速打桩持续了整整一分钟陈然才拔出来,吴云整个屁股禁不住的颤动。

  「瞧见没,这就是弗洛伊德说的荡妇情节,每个女人的潜意识里都希望被强奸一次,越屈辱越野蛮,就越高潮。因为我们的感受器官是个闭环,所谓乐极生悲,那么悲的极端也就似乎极乐。」吴云没有回答,只是把脸闷在枕头里呜呜呜地哭,过了一会儿,她才放松,然后说:「好爽……」「来,让我们再来!」陈然说道。「讨厌,人家要被插坏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吴云还是乖乖抬起屁股,汹涌而出的爱液甚至滴了下来。四周一半的学生都射了。「恩?好浓的味道,难道你……射了吗?」吴云担忧地说道,说完又拱了拱屁股。陈然慌忙解释道:

  「没有没有,是你的大脑把山里的花香解读成精液了,看我还硬着呢。」说完,陈然用力一插,吴云发出一阵低吼。「轻点,小心让学生们听见……」陈然的阴茎在吴云的小穴里咕滋咕滋来回抽插,吴云说:「你知道我最害怕的性幻想是什么吗?,就是被那群学生轮奸!每次上课讲到精彩之处,那群小狼崽的眼里就射出饥渴的目光,虽然我知道那只是求知欲,但是和男人的色欲是多么像啊,好几次我在课上就湿了。」「『吾未闻有好德如好色者也』,你能把知识讲出性的吸引力,一定是个好老师……好吧,你现在就幻想一下你正赤身裸体地被学生们轮奸,怎么样?」一听这话,吴云的小穴突然一阵抽搐。陈然来不及反应,暗叫不好,赶紧抽出来。但来不及了,一股浓浆射在了床单上。

  「不要,不要,体育委员,不要插那里,往下一点!往下一点!」吴云进入了状态,屁股一拱一拱。但陈然已经软掉了。

  「快进来,班长,快,我再也不罚你抄写了,求求你了。」吴云继续恳求。

  陈然很着急,抬眼看到体育委员已经把裤子褪到膝盖,虽然射过两次,但阴茎还是挺立着。

  「好,你等着,吴老师,我来也——」陈然边拖时间,边用手指着体育委员,叫他过来。体育委员一点不客气,绕到吴老师身后,双手扶臀,龟头顶向恩师的蜜穴。「啊,好大,好烫!」吴云叫到。听到这一声娇嗔,体育委员迅速射了出来,都还没进去呢。「啊?怎么泄了?讨厌!」吴云边说边试图拿掉眼罩。陈然连忙捉住她的手,瞪了体育委员一眼,一把将其推开,把一旁的班长拉过来。班长手足无措,但迅速靠本能找对了角度,一下子正中花蕊。

  吴云发出一阵呻吟:「好硬,比刚才还硬呢。」「我久住山里,吃的都是大补的纯天然食物,马上让你看看我一夜九次郎的本事。」吴云满意地嘿嘿一笑,低下头认真地配合抽插。只不过才几十下,班长突然露出扭曲的表情,陈然马上把他推开。「哎?」一旁的学习委员心照不宣地扑上去补位,继续打桩。陈然露出赞许的表情。

  然后挥手指挥其他同学在后面排队。刚刚射过的体育委员灰溜溜排在最后,但不愧是准运动员,他的肉棒又雄风再起。于是,眼睛被蒙住的吴老师,以为自己在和帅哥偷偷做爱,其实在大灯照耀下被25个男人轮流抽插。

  少年们虽然血气方刚,但毕竟处男,大部分人没几下就缴枪了。陈然不得不在旁边配音,什么换个姿势,喝口水,好让下一个人继续。

  吴云已经爽到失去了意志,背上,小腹,胸部,被射了起码十次,还没有觉得异常。性感的肩窝里慢慢都是精液。「你今天,量好多啊。」「那当然,我攒了一年多呢!」终于轮到了体育委员了,这次他学乖了,慢慢插了进去。「哎?

  怎么一下子粗那么多!哎,轻点。」「没事的,我多戴了一层套子,惊不惊喜?」「戴套子多难受,等会儿我帮你好好舔舔。」在大家艳羡的目光中,体育委员颇为得意,释放出了体能极限,把吴云搞到失神。结束后,他把软掉的肉棒放在吴老师唇上,吴老师认认真真舔了个干干净净。有几个刚射过的同学梅开二度,再一次掰开了吴老师的大腿。

  这一晚,大家干到东方发白,精疲力竭。第二天统统睡到中午。起来后还互相打哈哈说前一天的考察活动太累了,假模假式让陈然安排近一点的项目。

  又到了晚上,吴老师发现同学们出奇地乖,一吃完饭就主动收拾碗筷,纷纷表示要去睡觉。吴老师还去偷听了一下,确认通铺里鼾声四起,才摸回自己的房间。她一离开,假装打鼾的众人心照不宣默默起来,爬向吴老师的房间……愉快而又有意义的夏令营结束了,吴老师身心愉快,自己即圆满完成了任务,又获得了身体的滋润。当然了,她并没有察觉到身后那25双眼睛,闪着另类的光。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吴云师范毕业后如愿以偿当上了老师,凭借优秀的成绩,她进入了本市最顶尖的私立高中。这所中学实行导师制,班主任叫导师,需要负责教2门以上主课,并且负责生活监管。这样的安排是用榜样的力量来培养学生健全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