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美艳的凛子太太

发布时间:2020-11-21 03:41:04   浏览次数:486
「……哈啊,又是你?

  「昨天没见了呢!」

  「怎么?又想来性骚扰了?」

  「哎~人家是来摸摸凛子太太的奶子而已啊~」「说到跟『我来买模型』一样也不行!」

  面对一脸猥琐地盯着眼前巨乳的我,这位隔着柜台用嫌恶目光打量我的美女叫作『伊织凛子』,是钢弹创斗者这故事的主角『伊织诚』的母亲。

  绀碧色的长发束在后颈,虽然看起来不像已经生过孩子,可是那成熟艳丽的身体依旧令人产生各种联想。

  胸脯大得可以掠在允许托腮的大柜台上,围裙跟薄布长袖的衣服也被拱得鼓鼓的胀起。

  被长裤包住的是没到不雅程度,有着丰满脂肪的下半身。

  单是用眼睛看就是抱起来很爽的这副身体,要说是为了被弓虽女干而成长也不为过吧。

  这样的凛子很讨厌我——因为我自发觉自己转生之后都一直流露着渴求她身体的视线跟言行举动。

  「可是啊,老公还没回来的话不是会很寂寞吗?比如说身体——」「再不检点些我就叫警察了啰。」

  老实说,伊织模型店中多数客人也不是为了模型,而是为了来看凛子。

  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被她的色香所诱惑的人。

  对转生后回复年青的这副身体来说,人妻的成熟的艳色是个强烈刺激,只是站在眼前也好,飘来的色香也要令人胀得发疼。

  可是,凛子如大家所知一样贞操观念很正常,不是会出轨的女人。

  何况自我转生之后因为太兴奋而一直作出的性骚扰行为影响,她不管怎样也没可能爱上我吧。

  从她现在仍然眯起眼紧紧盯着我的样子就知道了。

  最近虽然比较冷静下来了,可是我想要弓虽女干凛子的欲望还没消失。

  所以,我决定为此耍点诈。

  「嘛,今天我可是为了其它事而来的啊。」

  「真的吗?」

  对我的话毫不信任的凛子没掩饰自己质疑的目光。

  将之无视,我从背包中拿出了初代钢弹的普通模型。

  「……啊啦,模型的话小诚比较熟悉喔?」

  「可是我假如想卖掉的话,也是凛子太太提出价钱吧?」「也是吧……想卖给我们?卖给其它人比较好喔。」虽然提到买卖模型时凛子的态度稍见软化,可是从字句中仍然传来阵阵『快点滚』的气息。

  「附近能让我卖模型的只有这里了啊。可以的话能请你作一下查定吗?」「……哈啊,没办法呢。」

  说着,凛子一脸不情愿地接过我的模型。

  外表上因为没有特别的改装,也没请人加工,价钱应该也不会很高。

  把模型放在手上用非常认真的视线仔细检查各处,凛子即使面对很讨厌的我也是一副要提出合适价格的样子。

  然后,在确认模型头部的瞬间,钢弹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

  「咦……?」

  从模型中发射的光芒进入凛子的眼睛,到达脑部的深处。

  发射出来的光芒是这个世界不可欠缺的帕拉夫斯基粒子……的亚种,不是对模型塑料而是对生物产生作用。

  刹那间对大脑作出压倒性的影响,让对象在被光线直射后会对第一个看见的人以几近恶心的程度言听计从。

  某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跟钢弹一样凶恶的兵器吧。

  更进一步来讲,伊织模型店向来水静河飞,『最初看到的人不是我』这种情况也不会出现。

  顺带一提,帕拉夫斯基粒子是构筑起整个钢弹创斗者世界观的根源,是让在世界盛行的钢普拉(钢弹模型)对战必要的东西。

  使用这种粒子的话,就能够让只是塑料块的模型彷佛动画一样活动起来,而钢普拉对战就是以它们互相战斗的游戏运动。

  就跟某个巨乳麻雀的世界一样,是不问男女老幼也乐在其中的竞技。

  「——啊,咦?」

  「在这里摇一下奶子看看。」

  「喔,嗯嗯,我知道了。」

  如预想般最初睁眼就看到我,凛子完全没露出方才对我的嫌恶,忠实地执行我的命令。

  被薄料的夏日衣裳包住的巨乳由下方托起朝上摇荡,即使被围裙盖住也没能阻挡其摇晃,大大的打起片片乳波。

  即使我特意用很嚣张的口吻命令,她也没有露出不满的表情。

  除了那少许感到不可思议似的表情之外,她脸上的是对着我以外的人时也会露出,温柔而具有包容力的女性表情。

  「跟我一起很快乐对吧?」

  「嗯,真的呢!为甚么我之前会那么讨厌呢?」本来还感到困惑的凛子听到我的话之后,一瞬浮现了高兴的笑容。

  身为人妻,已诞下一子仍然充满青春魅力的笑容。

  保持着这样的表情,凛子应该摇动着她的巨乳。

  「嗯,可以先不用摇了,接下来『毫不害羞地』让我揉揉那对大奶子吧。」「啊啦,这种事就可以了嘛?」

  虽然已经让她感到跟我一起很快乐,可是以防万一我也先将她会感到羞耻的想法阻断。

  笑着把身体凑到柜台外侧,不用手摇只凭身体动作已经让巨乳摆荡的她将胸脯凑到我眼前。

  「来,请摸?」

  「啊啊,那我不客气了!」

  「……嗯……」

  我毫不客气地抓在巨乳上面时,马上就感受到手指彷佛能够完全陷进乳肉似的柔软触感。

  围裙跟薄衣以及胸罩的触感也存在,可也比不上那双承托我十根手指的成熟巨乳。

  跟年青幼嫩的胸脯不一样,彷佛要把奉2吸住一样的弹性跟重量感,加上微暖的体温以及带来安心感的鼓动一直传到我的手掌上。

  没作思考让双手随意动作,我专心享用着成熟艳丽的巨乳滋味。

  已经无法满足于单手活动的我把垂放的左手也伸出来,狠狠抓在另一侧的胸脯上面。

  「嗯呼呼……」

  自己献出胸脯让我任意搓弄,凛子的笑容也丝毫于变。

  没有半分坏掉或是不自然的感觉,她的笑容是真的乐在其中的自然表情。

  总而言之,精神已经被完全掌握这点是能够确定啦。

  「可以『回复原状』了。」

  「——!?」

  我说出口的瞬间,凛子马上把身体往后缩并退到把背脊依在架子上,彷佛要保护那对巨乳一样双手抱胸。

  在半秒前还在对着我的笑容刹那间就变成带着恐惧的强烈嫌恶。

  「你,你这家伙!你对我作了甚么!」

  「我甚么都没有做啊……」

  「别说谎了!要是你真的甚么都没做,我,我怎可能让你作出那种事!」回复正常思考之后记忆也完整地残留着。

  经历了以欢愉心情让我揉胸这种异常事态,凛子把被我搓弄的巨乳紧紧的用手压着护住,身子发抖起来。

  贞操观念重——或者该说品行端正——的凛子绝对会知道我让她作了某些不可以原谅的恶行。

  锐利的视线混杂着初见面时以上的嫌恶感,好感度想必也是暴跌了吧。

  可是,现在这些都没所谓了。

  「啧,被我作甚么事也『别在意』了。」

  「——嗯,知道了。」

  精神已经完全落入我掌握的这情况下,凛子不管怎样拒绝也是徒劳无功。

  浮现嫌恶感的表情也在我的命令下变回微笑,逃到墙边的身体也自然腾挪到柜台前方。

  「那么,关于这个模型,因为是稀有品所以很难定下价钱呢。」「那么我也不卖了~」

  「真抱歉呢。」

  「不不,那么作为代替,可以让我在这里表发一下时间嘛?」「嗯,可以啊?反正今天也没客人前来的呢。」利落地取得应允的我马上走到柜台里,匆匆走到凛子背后。

  由于我从客人所站的地方消失了,凛子很快就跟往常一样,望向没人的店内继续看店。

  「……说起来,客人一向都这么少吗?」

  「差不多呢。虽然到处也是钢普拉大战热潮,可是这边可没那么显眼的盛行起来哪……」

  「原来是这样喔……」

  一边闲话家常,我一边从后抱着凛子,双手摸向她的胸脯。

  再度搓弄大得足以掠在柜台上面的胸脯,我把变硬的阴茎移到凛子被长裤包住的翘臀上面开始磨蹭。

  虽然隔着一层厚布,可是充满软肉的触感跟揉胸一样舒爽,我甚至在眼前这人妻的曼妙背影上得到了安心感。

  从后紧抱的我能脸凑到凛子的颈侧,从那么飘来的香味让这副转生得来的年青身体更加兴奋。

  深呼吸享受那阵阵体味,我继续用阴茎磨弄身下的巨臀。

  即使被我把身体当成泄欲工用,凛子依旧毫不动摇地看店。

  「稍稍抬起腰来。」

  「嗯……」

  没有特别作出应答却也听从着我的命令,凛子把被阴茎磨蹭着的翘臀从椅子上面挪开。

  稍稍松开从她的后背退开,我把刚刚还在揉胸的双手从她那对巨乳的下方移向长裤的钮扣上面。

  把长裤从那完全不像生下一个孩子的纤腰上面脱掉之后,充满成熟感觉的香艳内裤就出现了。

  通体淡紫色,半透明的腰圈部份,加上小孩不会穿的蕾丝花纹,整条内裤都散发着成熟女性才会穿着的美艳感觉。

  「真是淫荡的内裤呢。」

  「是吗?我只有这种内衣喔。」

  「连胸罩也是吗?」

  「嗯,可是衬成一套的喔?」

  把上半身靠在柜台上面的凛子以随时也能迎接客人的姿势望着店门,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内衣喜好都告诉我了。

  虽然没有把脸对着我,可是那让人感到她心情很好似的语气,彷佛是只会对着能够交心的同性朋友时才会出现的口气。

  曝露出来的屁股比起我刚刚用阴茎磨蹭时更大更翘,简直是安产型的。

  将上半身靠在柜台同时将抬腰,她变成了把屁股对着我的姿势。

  看着这个最方便弓虽女干的姿势,我把硬胀的阴茎从裤中解放出来。

  「噢,在这之前……」

  我可不觉得只揉胸脯就会流出淫液,要是就这样插进去的话会很痛吧。

  可是,就这样玩弄她的身体施予快感好像也有点没趣。

  「凛子太太。」

  「怎么?」

  「被玩弄身体也『别感到舒服』喔。」

  「……嗯,我知道了。」

  以防万一再下了命令,从店门转头望向我的凛子就毫无疑惑地答应了。

  实际上,即使我叫她别感到舒服身体也是会作出反应,可是这也是测试洗脑效力能够多强。

  然后,我就伸手摸向这位置无法看到,凛子下身的阴道。

  「……喔喔,真柔软哪。」

  「当然,那可是女性身体最重要的部份呢,要是不柔软的话很讨厌吧?」「嘛,这样说也没错啦……」

  碰到的大阴唇比成熟的巨乳更加柔软,很容易就能用手指按得凹陷。

  驱动右手如字面般摸索着,我在凛子的股间小心地探索。

  以大阴唇为中心点朝附近用手指轻戳,我的指尖已经感受到被柔嫩肉块紧夹着的微温触觉。

  「感觉到甚么了吗?」

  「我只感到你的手指在那里摸弄啊?」

  「那么,很舒服吗?」

  「那倒没有。」

  以淡然的语调回应,从后看到凛子的耳朵没有浮起任何红晕,可想而知大阴唇被玩弄她也没有感到舒服吧。

  可是,受到刺激的秘裂确实地溢出了爱液。

  因为脑袋应该没有接收到快感,貌似不是快感而是单纯的生体反应呢。

  本来是为了确认才伸手戳弄,可是兴奋起来的现在要把阴茎直插进去也没问题。

  说起来我只有下命令说『不要感到舒服』,可没命令她被抚摸阴道时『不要流出爱液』呢。

  「嘛,这样也不差呢……」

  「嗯?怎么了吗?」

  「没事喔~」

  「喔。」

  单纯为了掩饰失误的自嘲好像被凛子给听见了。

  蒙混过去之后,我把被爱液打湿的手指进一步伸进秘裂中,让膣口紧夹着。

  只是一根手指也被紧紧包夹着的这份感触,实在难以令人想象到她曾经诞下一个孩子。

  不论外貌还是内在,也完全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松缓掉』的感觉呢。

  即使说不上感觉跟处女一样,可是奸淫这成熟身体更具成就感哪。

  「……脚在抖呢,没事吗?」

  「嗯,一直坐无影凳有点辛苦呢……」

  「可是你看起来很轻松呢。」

  「是你叫我作出这姿势的吧?那么当然没问题啰?」「是吗……」

  脱掉长裤时就一直维持着把屁股抬高的姿势,凛子彷佛不见疲态似地平然以对。

  即使大腿因为腰部不稳定而承受很大负担,甚至开始因为疲劳而摄亦,她依然因为我的命令而维持着这个姿势。

  轻轻抚过鼓起肌肉纹的大腿之后,我稍稍把她的翘臀抬高,让阴茎移到她的股间下方。

  已经怒勃的阴茎抵在大阴唇上面将之撑开,漏出的爱液已经把龟头沾湿。

  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体温,以及手指曾经体验过的柔嫩触感,我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

  「现在弓虽女干你没问题吧?」

  「嗯,我不介意喔。」

  刚刚还脸露嫌恶般讨厌我的凛子即使被我用阴茎抵着大阴唇,表情也是平静不变。

  然后,我稍稍缩腰让龟头顶往膣口,一下子就将阴茎插入。

  「噢呼……」

  「嗯……」

  已经完全成熟的身体即使膣内也是同样,在阴茎进入的时候就以厚嫩的肉壁将之缠夹着。

  由于已经被爱液充份滋润过,阴茎很顺畅地入侵了人妻的膣内。

  龟头在蠕动的肉壁间突进,即使被温热的肉壁阻挡也带来了阵阵湿润嫩滑的触感。

  虽然不像处女那样紧凑夹着,却带来了一种不管怎样肆虐抽送也会被包容下来的安心感。

  在阴茎插进去之后,累积在膣内的爱液就从膣口逆流滴在椅子上面。

  「不愧是,凛子太太……太爽了……」

  「是喔?谢谢你。」

  虽然想一气插向子宫口,可是在前方那充满肉感的美臀传来了美妙的弹力承受着抽插的动作,撞在我的下腹。

  无意识地抓捏翘臀,手指就被跟巨乳不同的感觉包围,稍用力气便陷进肥美的臀肉之间。

  因为无法再全深处插,我只好缓缓让肉棒退后,肉壁马上四处温柔地蜷夹过来。

  被膣壁紧紧缠贴着,想要抽出阴茎时也会让冠沟不断跟肉折磨擦。

  我一抽腰,被膣口啜夹着的阴茎就撑开秘裂退了出来,随着冠沟在膣壁搔挖下来的爱液彷佛瀑布一样顺着凛子的大腿流下。

  「哈啊,没客人来真的很闲呢……」

  头颈跟身体反应截然不同的凛子含忧叹气凝望着店门。

  让龟头从膣内半露之后,我再度推腰挺进。

  曾经被插入过的膣壁毫不困难地承受阴茎再度进入,迅即以厚嫩的肉壁纠缠着紧夹着。

  缓缓抽送腰杆的我把视线下移,马上就看到自己的阴茎被凛子的股沟中不断吞吐着。

  湿润地蠕动着的肉墙并没阻碍阴茎前后挺突的动作,翘臀的弹力也隐隐协助节奏舒畅的活塞运动进行。

  一边搔挖出爱液一边削抚着肉壁,从冠沟传来的快感让我推腰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加速起来。

  用下腹撞击凛子的屁股打起啪啪啪的响音,我让她的身体不断前后摆动着。

  「哈,呵,哼嗯!」

  「……」

  我粗重起来的呼吸让凛子束在后脑的长发摇曳起来。

  被加速的活塞动作奸淫着,膣内逐渐累积起快感,每承受一次阴茎的撞击就产生细碎的痉挛。

  爱液的分泌更加剧烈,让黏湿的淫声更加响亮。

  为了抵抗涌来的快感,我抓捏着屁股的手不自觉地用力,在那白滑肌肤上留下了指痕。

  凛子的身体享受着膣内被奸淫的刺激,一开始接收到快感就让反射动作变得更激烈。

  藏在深处的子宫口也飘垂到跟龟头接触的位置,即使被臀肉阻碍着我也能够感受到自己戳在稍硬的肉门上面。

  肉壁加剧挤夹的同时不规则地蠕动着,激烈地套弄抚摸阴茎的表面,让越发快速的抽送动作不带空隙地紧贴彼此。

  溢出的爱液传来了湿润的温热感,让我的快感逐渐增大。

  已经只余下想要射精的念头,我用最后的理性吐出命令。

  「我,啊!要是,射精的话,凛子也,要高潮啊!」「唔,嗯,我明白了……」

  把盯住店门的脸对着我,凛子表情依旧平稳,完全不是下半身垂漏爱液双腿颤抖,准备绝顶的样子。

  被紧抓住的翘臀随着快感传来渐渐上升的微热体温。

  我拼命挪动快要到达极限的腰部,让最后一次挺突全力戳进阴道中。

  啪啪的淫声在店内回响,把子宫口往内顶的同时膣内作出了至此最紧凑的缠夹套弄。

  「呜喔,要射了!」

  「嗯!?噫,呀喔喔喔~~!?」

  我以顶住子宫口的姿势内朝内射精。

  忍耐而今的反动让粘度变得更稠的体液奔过尿道猛然喷出。

  接下来,感觉到子宫口被精液冲击的凛子也依从着我的命令,在身体爆发出积蓄下来的快感时达到绝顶。

  淡然的表情被过度巨大的快感侵袭,让她吐出雌愉淫声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将舌头伸出,甚至爽得流下泪来。

  「唔噗?!」

  「依呀,唏噫,嗯呀~!」

  盯着店门的眼睛也被快感冲至翻白,彷佛扭曲起来似的脸颊露出不自然的畅爽笑容。

  笑着同时任由嘴角的唾液滴落,可是她似乎已经没余下能够庄重起来的意识了。

  身体跟意识重新连接起来,让凛子弯腰挺出的丰臀剧烈地痉挛着。

  彷佛要阻止仍在继续的射精一样,在阴茎表面蠕动着的肉壁加剧缠夹着。

  在跟子宫口紧密贴合的状况下,因射精而变得敏感的龟头承受着软中带硬的曼妙磨擦。

  射精途中再度受到快感攻击的我用袋整个空白起来,不自觉地使双手用力。

  因为把整根阴茎也插进去的关系,我的股间被凛子潮吹喷出的淫水沾污,而被爱液打湿的椅子更是变得被水浸泡过一样。

  由腰至腿也持续着不亚于膣内的痉挛,即使因此难以维持姿势也好,凛子依然将我的命令优先于自己的疲劳,努力坚持着。

  「呜……呼……」

  「噫喔喔!?哈啊,唏呜……!」

  即使我已经射完精,凛子的身体仍然在颤栗着,吐出的字句也不成语律。

  看起来就好像思考被累积的快感给奸淫到竭止掉一样。

  稍见疲乏的阴茎虽然仍然传来肉壁蠕动的紧凑感,可是貌似没办法实时回复战斗状态。

  射出浓精取回冷静思考的我决定率先让凛子的意识回复过来。

  「快点『回复成感到快感前的情况』吧。」

  「噫呀!?……啊啦?」

  凛子接受到命令后便冷静下来。

  可是,身体仍然沉醉在激烈绝顶当中,屁股仍在不知耻地轻轻摇荡着,我半勃的阴茎也在一直痉挛着的肉壁间饱受磨蹭。

  「啊啦,抱歉呢。刚刚稍稍高潮了……」

  「倒是,嗯,很激烈的高潮呢……」

  「我可是很久没有被那么激烈地奸淫了呢~」

  跟仍然在绝顶余韵喷出小股潮吹的秘裂不同,与顺随残留快感而摆荡的身体也不一样,凛子以与之相反的冷静思考回应着。

  回头把溢漏出来的唾液跟眼泪擦干净,脸庞浮现微笑的凛子把私密的性生活也毫不保留地曝露出来。

  因为高潮丧失伦常思考的事当然没有忘记,可是她把这种状况让我这陌生人尽收眼底也没有表现出半分羞耻。

  「果然是因为丈夫久久不回来吗?」

  「嗯,是啊。我又不能不顾着这店,而且小诚也在,要自己一个人做的话也很难抽时间呢……」

  「原来是这样吗……」

  一边闲话家常,我一边抽出阴茎。

  把膣口堵着的肉塞离开了的关系,凛子的屁股再次上下痉挛着,让黏沾在子宫口的精液逆流而出。

  维持着腰枝悬空的双脚也到达极限,无视凛子的个人思考以及我的命令,就这样落回椅子上面。

  「……啊啦?」

  「啊啊,不好好抬起屁股不行啊。」

  「对不起呢,可是我的脚忽然没力了呢。我现在就再翘起来,稍等喔……」跟凛子自己的话毫不一致,不管她怎样尝试用力抬屁股,稍稍翘起来之后双脚就颤抖着摔回椅子上。

  作了好几次也无法维持刚才的抬腰动作,凛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不,反正我都干完了也不用再翘屁股啦。」「啊啦,是吗?只是在我体内射精而已就够了?」「那正是我的目的哪。」

  被干着平常绝对不会接受的事,现在也一脸平静地接受的凛子懒慵慵地让上半身躺在柜台上,下半身维持着美臀全露外加裤子半挂在大腿的姿势。

  更不用说这刻她的秘裂间还在溢出精液呢。

  「接下来可以站起来吗?」

  「嗯,没问题喔?」

  从椅子站起来的凛子虽然脚仍然在抖,可也勉强站直了身体。

  跟刚才抬腰时不一样,普通站姿可不会产生负担,总比把屁股半抬半翘来得轻易不少吧。

  然后,凛子就面对着我直立。

  下半身被长长的围裙挡住,刚刚被剥至裸露的屁股在这角度已经无法看见。

  可是,从侧面可以看到被我脱下的长裤,这光景甚至比一般裸围裙模式更加猥琐刺激呢。

  「请把围裙揪起来。」

  「嗯,好的……这样子可以了吗?」

  「赞!」

  依我命令执行,凛子把遮住下半身的围裙当成短裙一样揪起。

  刚刚的姿势无法看到的股间,跟凛子的年龄一样长有不少阴毛。

  貌似有定时梳剪的阴毛看起来毫无不洁感,也跟刚才抚摸时的感觉一样,没长到大阴唇附近。

  正下方的秘裂因为饱受奸淫的刺激而稍稍掰开,从中滴落的精液在她的内裤上聚成小滩。

  薄薄的布料无法吸干精液的水份,让长裤也残留着黄白的污痕。

  从展露猥琐样子的凛子身上移开视线,我望了望时钟。

  「这个时间,小诚也差不多要回来了呢。」

  「啊啦,已经这么晚了喔?」

  我可没打算让小诚观赏自己的奸淫大战,只想趁着四下无人好好奸淫凛子。

  已经确认完洗脑效果的深度,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穿上裤子之后,就『回复正常』吧。」

  「嗯,没问题。」

  「啊,我的命令维持『绝对服从』这样。」

  「当然,我可没有原因需要违反啊?」

  望向亲口确认的我,凛子维持着揪起围裙的姿势露出奇怪的神情,彷佛被告知着世界常识一样的感觉。

  我当然信赖从自己模型发出的光芒的效果,可是总想作点保险。

  要是重复下令的话,就算有少量反抗也能将之消除了吧?

  把深层心理的最深处也支配下来的话,连带表面上的反应一起凌辱奸淫也是种乐趣呢。

  「那么,穿裤子吧。」

  「我知道了。」

  就这样,依照我的指示穿上裤子束好腰端的瞬间,凛子的表情浮现了深刻的嫌恶感。

  「你……你,居然对我作这种——」

  「明天我也会来弓虽女干凛子太太的,所以请在这衣服上剪个口子把胸脯露出来吧。」

  「甚!?这种事,谁会做啊!」

  对沾满精液的内容感到恶心而颤抖的凛子继续抵抗着我。

  即使我为了明天的玩乐下命令,凛子也由于性格回复正常而严言拒绝。

  在经历压倒位优位之后强制她的行动也不错,可是厌恶到这么露骨的话说不定小诚会发现凛子的异变呢。

  「可是,要是我拍掌的话,凛子太太很快就会高兴地接纳我的命令啰?」「噫!?住,住手!」

  「我才不要呢~」

  「不,别——」

  残留着被操纵凌辱的记忆,凛子的表情浮现强烈的恐惧,但是我不待她说完就把双手一拍。

  「啊——」

  比啪啪揉打屁股时更轻的声音响起,凛子脸上的恐怖心瞬间消散,变成了喜悦的笑容。

  那几可以满面微笑四字形容的表情让我也不禁开朗起来了。

  「那么,明天记着依照命令行动喔。」

  「嗯,我很期待呢~」

  以语尾彷佛带着心心符号的口吻回答,凛子对我眨眼回应。

  感受着那从身体各处溢出似的欢愉感觉,我今天就此撤退回家去。

  「明天再见啰~」

  「是是~我等你~」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哈啊,又是你?  「昨天没见了呢!」  「怎么?又想来性骚扰了?」  「哎~人家是来摸摸凛子太太的奶子而已啊~」「说到跟『我来买模型』一样也不行!」  面对一脸猥琐地盯着眼前巨乳的我,这位隔着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