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少龙决战之前

发布时间:2020-12-12 02:49:32   浏览次数:16
再过一个月就是项少龙和管中邪决斗的日子了,爲了让项少龙能专心致志地苦练武艺,这几日来,项少龙每天都在鸡啼前起来,接受纪嫣然严格的训练,又主动到附近的大河游冬泳。爲了能让少龙专心致志,纪才女严禁杜绝了少龙房室的行爲,害得原本性器官接受了二十一世纪现代化技术改照的项少龙憋得欲火难忍,就差没有精火攻心,鼻喷鲜血。和项少龙比起来,那个自吹肉棒可以挂上一个车轮的醪毒只能是一个阳萎
  自从倩公主数女死后,少了分担雨露的七位少女的帮忙,诸女常常被项少龙弄得死去活来,其中又以生得最美豔动人的纪才女的下场最爲地「悲惨」:一次正好芳儿和致致的月事同来,一人应战的纪才女竟被项少龙弄了整整一个晚上,奸得半死不活,直到天明才放过了她。害得纪才女整整二天下不了床,这件事也成爲诸女闺中的谈资。

  一月不能房事,项少龙很痛苦,对于纪嫣然来说,她又何尝不是如此。以前和项少龙欢好的时候,他那八寸长的大肉棒,精纯无比的性爱技巧,在床上每次都给纪嫣然带来无穷无尽的快感,已成爲她一生中都无法舍弃的东西了。

  了,你是男人吗?」纪嫣然不满地骂道。

  「实在是不行了,再这样我会死了的。」项少龙大叫道,「再坚持一会儿!」

  在牧场里的一条河流中,现在是冬季,河水都结了冰。爲了训练项少龙,纪嫣然强逼着他在河中游泳了大半天,已被河水冻得脸青唇白的项少龙受不了寒气想要放弃,可是被次都被纪嫣然喝止了。

  「嫣然妹子,我看项太傅他好象不行了,能不能」琴清在一边帮他说好话道。

  「不行!姐姐要明白,我这都是爲了他好啊!」看到项少龙的这个样子,纪嫣然也有些不忍。

  「是啊,爲了三弟好,我们也是不得不这么做啊!」只见荆俊和腾翼,一人一手拿着长矛,象两尊大神般地站立在河岸边上。硬是不让项少龙上岸。

  「放心吧!我还受得了!」爲了讨得佳人欢心,项少龙硬是忍了下来,经受了纪嫣然和他自己定下的一次又一次的魔鬼训练。

  半月后,清叔铸出百战宝刀,项少龙得此刀后,在大雪之中苦练刀法,终于悟出战无不胜的百战刀法。纪嫣然爲期一月的魔鬼训练终告结束。那天,??人一起在牧场附近的一个温泉中洗了一个温泉浴。

  热气升腾中,整个石池笼罩在热雾里,加上从天而降的雪粉。有若人间仙界。

  灼热的泉水由一边石壁约三个泉眼泻出来,注入池里,水满后,再流往五丈下较小另一层的温池去,那处则成了荆善等人的天地。

  在拜月,这人迹难至的深溪内。一切人爲的规限再不存在。纪嫣然、乌廷芳、赵致、田贞、田凤诸女露出凝脂白玉的天体,浸浴在温泉里,再不肯离开,在没有电热水炉的古代,当这冰天雪地的时刻,没有比这更高的肉体享受了。

  琴清亦脱掉鞋子,把美的秀足浸在温泉内,对她来说,这已是能做到的极限。

  项少龙不好意思与诸女看齐,陪琴清坐在池边浸脚,笑道:「琴太傅不下池去吗?我可以避到下面去的。」琴清抵受着池水的引诱,慊然摇首道:「项太傅自己下池去好了,我这样巳很满足。」项少龙见她俏脸微红,动人至极,心中一荡,逗她道:「你不怕看到我赤身裸体的无礼样儿吗?」琴清知这小子又在情挑自己,大嗔道:「快滚落池里去,人家今天再不睬你了,上趟还末和你算账哩!」项少龙知她指的是吻她香一事。

  凑过去肆无忌惮地吻了她的脸蛋,接着把她搂个结实,琴清要挣扎时,已和项少龙一起掉进温热的池水。

  纪嫣然五条美人鱼欢呼着游了过来,笑声、嗔声和雪粉热雾浑爲一团,再无分彼此。

  晚膳后,趁琴清和诸女去了和项宝儿玩耍,纪嫣然把项少龙拉了到园内的小亭欣赏雪景,欣然道:「我从未见过清姊这么快乐的,你准备好正式迎娶她吗?」项少龙沉吟片晌后:「我看还是留待与管中邪的决斗后才说吧!」纪嫣然道:「我爲你想过这问题了。最好待黑龙出世后,也正好是一切都弃旧迎新之时,那时纵使清姊的身分有变化,亦不致惹起秦室王族的反感。」项少龙大喜道:「嫣然真能爲我设想,有了清姊后,我再不会有其他请求了。」纪嫣然正容道:「要清姊答应嫁你,仍非易事,你最好对她严守男女之防,噢:我指的只是肉体的关系,因爲清姊最不喜秦国女子有婚前苟合的行爲,夫君大人该明白嫣然的意思吧!」项少龙苦笑道:「现在我连你纪才女也没有碰,怎会去冒犯琴清呢?」纪嫣然媚笑道:「间中碰一次半次,看来该没有甚么大碍吧,只要节制点就成了。」项少龙喜出望外,拉起纪嫣然的玉手,歎道:「你定是知我蹩得很辛苦,才肯格外开恩。」纪嫣然柔声道:「是那温泉在作怪,但今晚受你恩宠的却不该是我,法由嫣然所立,所以找只好做最后的一个。」话虽这么说,但很快,纪才女就爲自己所说地话感到后悔了。

  「哦!少龙」在屋内,乌廷芳,赵致,田氏姐妹四人,正和项少龙大开无遮大会。

  一月不曾动过女人的项少龙,现在正是龙精虎勐的当头,一遇上如此美食,就有如恶狼一般。赵致和乌廷芳二女正迭罗汉般地堆在一起,赵致在下廷芳在上。

  两女的阴户紧紧贴在躺在隐居别院的中隐龙屋内的坑上,两女修长的玉腿搭拉在床边。而一身精肉,身体强健无比的项少龙正站在床边,挥舞着他巨大的肉棒在两女的花芯中插进抽出。

  闷了一个月的项少龙疯狂无比,身下用的力量越来越大,每一次的抽送,他的耻部都重重的击打要两女的雪臀上,发出嚓嚓的声音。

  项少龙双手握着乌廷芳的妙乳,手背压在赵致的胸脯上,不断地驱动着他的熊腰做着前前后后的活塞运动,粗大的肉棒在两女的蜜穴里进进出出的。在她背后,田氏姐妹一个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舔着他的屁眼,而另一个坐在床的另一角,一手揉着自己的胸部,另一手抠着自己的下身,蜜液滴滴答答地顺着小径彙成一条小溪般不住地流淌下来。

  「少龙,我快死了,放过我和芳妹吧!」两女以这样的姿态,已被项少龙操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了,大概是由于憋得太久的原因吧,到现在项少龙居然没有一点的疲态,反而越战越勇,粗大的肉棒在两女不断喷射而出的淫水的滋润下,显得更加地雄壮,「前次你不是说一个月后任我爲所欲爲吗,怎么现在要食言了!」项少龙放松抓着乌迁芳胸部的手,转向赵致那对结实有力的玉乳。失去了他双手支撑乌迁芳,立刻全身发软地瘫在了赵致的身上,刚才她已被项少龙操得昏死过去了。

  「啪滋」一声轻响,湿淋淋的肉棒从乌迁芳的体内抽了出来,大量的蜜顺着火红的肉棒如涌泉一般地喷射而出。

  「呜!」赵致发出一声尖叫,项少龙又一次把肉棒扎入她的体内。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再过一个月就是项少龙和管中邪决斗的日子了,爲了让项少龙能专心致志地苦练武艺,这几日来,项少龙每天都在鸡啼前起来,接受纪嫣然严格的训练,又主动到附近的大河游冬泳。爲了能让少龙专心致志,纪才女严禁杜绝了
正在载入中……
>